精英公司的秘密

一、周總的辦公室

週一早上,周麗雯穿著一身黑絲套裙職業裝來到華新大廈頂層的辦公室,她的公司就在這裡,雖然規模不大但是卻包了整整一層作為辦公場所,可見公司實力。

周麗雯長得很漂亮,外表看起來也就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身材凹凸有致,170的個頭加上一雙修長的美腿,職業裙下穿著黑色的吊帶絲襪和一雙黑色的高跟鞋,整個人看上去成熟而性感,充滿著誘惑。

走進辦公室,周麗雯脫下了高跟鞋放到門旁,她的辦公室很大而且鋪滿地毯,一張大大的寫字台擺在中間。

周麗雯穿著黑絲的小腳走在地毯上,腳心被毛毯撓的癢癢的很舒服。像平常一樣把包放在辦公桌底下後,她打開了電腦,開始查看這周的訂單計劃和營銷策略。

「周總,您的咖啡。」剛看了十分鐘,一個青澀而略帶緊張的聲音在周麗雯耳邊響起,她抬頭一看,原來是公司新來不久的職員小李。

小李是資訊技術專業的大學畢業生,各門功課成績都很優秀,而且電腦技術極高,但是因為大四時進入學校系統幫舍友改成績被發現,影響惡劣而丟了畢業證,本想考研的他就這樣不得不放棄。就在小李萬念俱灰的時候,一張匿名的電子郵件發到了他的郵箱裡,竟然是一封面試通知。小李本著試試看的心理來到這裡面試,通過了層層測試和一個月的試用期,竟然真的留下來取得了公司網絡維護員的工作。

周麗雯眉頭皺了一下,問道:「芳芳呢,這應該是她的工作。」

小李一下子慌了,雖然已經實習了一段時間,但是他沒和這位漂亮的女老闆交流過,一直都是人事科的金女士交代他們任務,而今天是他轉正工作的第一天。第一天就被老闆這樣質問,心中忐忑可想而知。

「芳……芳姐,她有事讓我把咖啡送……送來。」

周麗雯聽了這個回答並不是很滿意說:「在我的公司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要分清自己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咖啡拿出去,讓芳芳自己過來。」

小李哦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剛打開辦公室門的時候突然被周麗雯叫住了。

周麗雯把兩條性感的大腿一交叉,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說:「小李,我看過你的簡歷和實習記錄,你是個人才,我聘請你來是要你為公司的網絡和技術服務,而不是做這些雜活,以後清楚了就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

「好的。」小李應了一聲就出去了,背上滲出一層冷汗。

周麗雯看小李走了,笑了笑自語道:「芳芳這個小浪女,肯定是故意的。嘻嘻,這個小李,的確挺好玩的。」說完左手不禁滑到了兩腿中央的私處,輕輕一觸,一股情欲湧了上了,忍不住又加大了點力道開始隔著絲襪和內褲揉搓起來。

「啊~ 」一陣舒爽的感覺穿來,周麗雯的臉變得俏紅,眼中也帶出了春意。卻覺得私處更加的癢了,急需誰來安慰一下。

「周姐,滿意不?」辦公室的門突然看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孩探出頭來問道,卻看到了這樣的一幕。芳芳沒有感到驚訝,而是反鎖上門脫了鞋走進來。

「哼,老闆,員工們都在努力幹活,你竟然在這自慰!」芳芳雙手掐腰大聲道,她不怕外面人聽見,因為這間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使裡面發生了槍戰外面都一點也聽不到。

「啊~ 芳芳,你個小浪貨,還,還有臉說我?啊~ 不是你把那個小李叫來的。啊~ 」周麗雯背靠著椅子雙腿搭在辦公桌上,兩支手都伸到了內褲裡面,正在使勁地撕扯著自己的陰蒂和陰唇,指甲不時捅進陰道和尿道引起一陣陣又痛又刺激的快感。

看著陷入情欲的周麗雯,芳芳見怪不怪,走到了她的身後,雙手毫不客氣地伸進了周麗雯的胸罩裡面,抓住了她的那對豪奶。

「啊!好,用力抓,用力掐!啊~ 」周麗雯雙手沒有空自己去揉搓她的乳房,現在有人代勞叫的更爽了。

芳芳雙手用力地抓著周麗雯的奶子,可是覺得不夠過癮,就用指甲掐著周麗雯的兩個乳頭開始往上拽。

「啊!啊!用力,用力把我的奶頭拽掉!」周麗雯忘情地叫著,也用自己的手指掐住陰蒂開始用力往上拽,另一隻手則開始伸進陰道,起初是兩個手指活動一下後慢慢地又加進了一個最後整只手成錐狀捅進了自己的陰道。

此時芳芳的雙手已經將周麗雯的乳頭拽出了領口,而且還在不斷地往上拽,乳頭被拉得很長,讓人看了擔心真的會被拽下來。

周麗雯伸進陰道的手開始張開,然後不斷用指甲撕扯抓捏著陰道裡的嫩肉,一股股的陰精不斷地從陰道口噴出,快感頂得她身體一陣陣地抽搐,腳尖繃得緊緊地,裹著黑絲的小腿懸在半空中很是誘人。

「呀!」周麗雯身體一陣抽搐,後面的芳芳沒能捏緊,乳頭又回彈到周麗雯的領口位置了,可是捎帶變形的乳頭沒有自己縮回原來的位置而是停在領口。

周麗雯看見乳頭被拉得有點變形,微微一笑,伸出了舌頭,她的舌頭比一般人的要長一些,輕易地勾到了自己的左乳頭,稍微一低頭銀牙一咬,將奶頭咬到了嘴裡。

「嗯~ 」周麗雯這一口咬的不輕,自己舒服地呻吟了一聲。

芳芳看見周麗雯自己玩的那麼興奮,陰部也流出了淫水,彎腰拿起了周麗雯的包,熟練地打開,裡面竟然都是各種各樣的情趣用品。

「騷婊子,來伺候伺候大爺。」芳芳拿起一個兩端大小不一的雙頭龍,還未脫內褲就將小的一端插入自己的陰道,她的內褲彈性很好,被雙頭龍的一頂直接帶進了陰道裡。

周麗雯看到芳芳胯下的雙頭龍,將手從自己陰道裡拿了出來,把上衣向上一推,又伸進衣服裡面開始揉搓自己的那對巨乳,同時從辦公椅上下來,跪在地上朝芳芳跪著走過去。

「嗯,哼~ 」周麗雯跪倒芳芳面前,一張口就想把整個雙頭龍含進嘴裡,但是雙頭龍那端實在太大。這個雙頭龍是一端大一端小的,小的那端也有一般成年男子陽具大小,已經插入了芳芳的陰道;而大的那頭卻足有易開罐粗細長度也有近30cm。

周麗雯用舌頭開始在雙頭龍上畫圈,唾液沾滿了大的那端,然後開始慢慢張開小嘴,試著容納雙頭龍的龜頭處。漸漸地,她的嘴含下了整個龜頭,然後慢慢向前伸。

很難想像此時的景象,兩個身材火爆的OL裝美女在辦公室裡,一個跪在另一個胯下小嘴完全張開成O狀含著一個巨大的假陽具,同時雙手在衣服裡不斷地揉搓擠壓著自己的乳房。

芳芳此時有點不耐煩的樣子了,雙手抓住周麗雯的頭發,用力向自己的方向一拽。周麗雯只覺得喉嚨一緊,雙頭龍大的那端已經突進到了喉嚨深處,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喉嚨上那驚人的突起,直接突到鎖骨位置,就像被衝了氣一樣。

「這才爽嘛。」芳芳感受到雙頭龍那端帶來的反作用力,陰道又滲出了許多淫水,卻被內褲全都吸收了。

周麗雯此時臉已經漲的通紅,雙眼圓瞪,無法呼吸。芳芳卻一點都不著急,道:「才這樣就受不來了,看來很久沒做鍛煉了呢。剛休完假,可要經常鍛煉才行呢。」說完,雙手一松,周麗雯接著向後倒去。

好不容易恢復呼吸的周麗雯此時唾液不受控制地從嘴角流出,原本的小嘴也無法閉合,緩了好久才回過神來說:「啊~ 啊~ ,芳芳,你差點憋死我。」

芳芳卻沒有放過她的意思,走過去雙手拽住周麗雯的絲襪腿,向後一拖,地毯的摩擦將周麗雯的職業裝套裙拉倒腰間,芳芳看准了往下一拽,周麗雯的內褲就被褪了下來。

「哎呀,別在現在,待會還得開會呢。啊!啊!好爽!用力!」芳芳不顧周麗雯的無力阻撓,向前一跪,雙手粗暴地將她的雙腿拉過來,腰一挺胯下巨大的雙頭龍就頂住了周麗雯的陰部,那裡早就濕透了,再使勁抓住她的腰一拽,那猶如成人手臂般的雙頭龍就被周麗雯的陰道吞進去了。周麗雯原本是在痛叫,後來卻變成了浪叫。

「你,你說,你這個老闆,啊!上著班,在辦公室裡,自,自慰。你說你自己,變不變態,騷不騷。」芳芳一邊用胯下巨大的雙頭龍操著周麗雯,一邊說一邊感受著陰道裡雙頭龍壓迫著內褲的快感。

「啊!我變態!我是個騷貨!」周麗雯承受著下體的巨力衝擊,無法自製得大聲喊著,雙手同時用力擠壓著自己的巨乳,掐的乳肉發紅發紫。剛插入時,雙頭龍僅1/ 3進入了她的陰道,隨著兩人不斷地瘋狂,雙頭龍不斷深入,現在幾乎全部沒入周麗雯的陰道中了,甚至從她不斷抖動的小腹可以看到那隨著芳芳抽插而不斷出現的隆起。

芳芳一邊抽插,一邊享受著自己陰道的快感,馬上進入了瘋狂的狀態,上身向後一躺下身向上一挺,雙頭龍那帶有弧度的棍身僅僅頂在了二人的陰道,可以十分明顯的看到小腹的突出,尤其是周麗雯那端的龍頭更粗更長,定起的隆起也更加明顯。

「啊!啊啊!!」周麗雯感受到了陰道的劇痛,雙手從衣服中抽出,慌亂地到處抓撓,抓到了芳芳的小腿。

原來芳芳已經完全躺倒下來,與周麗雯兩腿交叉,陰戶貼著陰戶,腿也因為興奮而伸得筆直。

周麗雯手一碰到芳芳腿上的肉絲襪就把她的小腳攬了過來,貪婪地嗅著上面的臭味,舌頭開始隔著絲襪舔弄腳趾。

芳芳感到從腳處傳來的瘙癢,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也把周麗雯的黑絲腳攬到自己眼前,不過卻沒有那麼溫柔,而是張開口狠狠地咬了起來,看到周麗雯依舊添得很入迷,芳芳用力一蹬,正蹬在周麗雯的臉上,拇指開始用力地摳弄這她的鼻孔。同時下體不斷地聳動,讓雙頭龍繼續刺激著她們的陰道。

「啊啊啊啊!……幹……狠狠的幹死我吧!啊啊啊啊!」多重刺激下,馬上周麗雯就不斷的浪叫著到了高潮,全身亢奮的亂顫起來,下體噴出一股股的蜜汁。

「啊啊啊!」芳芳也隨著尖叫一聲,泄了身子,癱軟地躺在地毯上。

兩具誘人的肉體就這麼擺在辦公室裡,周麗雯的雙手還握著芳芳的絲襪腳,塞著雙頭龍的陰道斷斷續續地往外淌著淫水……

二、減壓健身室

「啪!」的一聲,周麗雯把手中的報告摔在了會議桌上怒道:「這個季度的銷售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數據一直在下降!」說完看向負責銷售的部門經理王黎強。

王黎強三十多歲,長著一張棱角分明的國字臉,乍一看也是個很有魅力的型男,配上堪比職業軍人的坐立姿態和健美的體魄在外表上就給人很好的感官。不過此時長得有多魅力也沒有用,王黎強知道周麗雯在等他的報告,於是眉頭緊皺著說:「周總,這個季度的數據下降又兩個主要原因,一是市場競爭問題,二是銷售管道問題。」

周麗雯沒等他說完就打斷道:「難道這兩個問題以前沒有嗎?」

王黎強拿出一份報告說:「這次不同,有家新注冊的公司和我們經營同樣的業務,而且他們的價格壓得很低,雖然質量要次於我們,但是量十分大,繼續這樣下去他們可以短時間內占據市場,漸漸形成半壟斷的局勢。」

周麗雯聽了略一思考道:「他們應該是竊取了我們的配方,該死的網絡!」說完眼神跳到了坐在旁邊似乎是在做筆記的小李,喚道「小李。」

小李這是第一次列席公司的正式全體會議,沒有資格坐在會議桌上,只能坐旁聽,結果聽著聽著就拿出了手機藏在會議記錄本下面,開始編一些有趣的小程式。正編得入神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心頭一驚條件反射地站了起來道:「老師,這題我不會。」

小李此話一出,原本壓抑的會議室頓時有很多人笑場了,王黎強那刀刻似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了微笑道:「小李剛畢業,第一次參加公司會議,難免有些緊張啊,可以原諒。」

周麗雯莞爾一笑,說:「好了,小李,我要求你明天下班前做出一份公司網絡防禦體系,並負責維護。」

小李聽了一驚,剛才的窘迫都被嚇沒了,兩天實在太短了,要說做個防火牆倒是可以,一個公司的網絡防禦體系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可是這是他轉正後的第一份任務,不能搞砸了,要不然丟了工作再找就難了。

沒等小李反應過來,周麗雯又對王黎強說:「王經理,你要在這個週末前拿出一份可以壓制那家公司的方案,我要在下個季度看到實效,十個百分點怎麼樣。」

王黎強眉頭鎖得更緊了:「壓力很大,不過可以試試。」

周麗雯點了點頭道:「好的,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今天就先散會吧。安排給各位的任務要按時完成……」

「果然是拿什麼錢幹什麼活啊。」小李坐在電腦前哀嘆道,剛轉正後他和同學對比過發現自己的工資很高,甚至對許多人來說是翻倍的。一個剛畢業而且沒有拿到學位證的大學生,拿這樣的工資就意味著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開完會當天,小李加班到了晚上11點,兩眼累得通紅。幸好公司給單身員工配備了公寓式宿舍,而且就在華新大廈的附近,步行十來分鐘就到了,他才免於在辦公桌上睡覺。

而第二天上班後,小李又陷入了無休止的工作中,憑著他過去做的零散防禦程式和原本公司的網絡系統,終於在快要下班的時候完成了防禦系統的體系建設,剩下的只需要再修補幾個漏洞和把它安裝在公司的服務器上就可以了。

小李拿著防禦體系的文件在周麗雯辦公室門口顯得有點不安,他上次進去就被周麗雯訓了一頓,對這個地方有一點心理陰影,於是就想等周麗雯出來。

「小李,去彙報工作?」小李正躊躇著,一個渾厚的男聲在身後響起。他回頭一看,原來是銷售經理王黎強,王拿著一個文件夾,看來也是來彙報工作的。

「王經理好,這個網絡系統我做了一份初稿,想讓周總看一下。」小李說,可是就是不去碰辦公室的門,生怕再被訓一次。

王黎強一笑道:「正好,我那個方案也有了初稿,一起進去吧。」說完就開始敲了敲門。

「進來。」從門的那邊響起周麗雯慵懶的聲音,小李聽了就感覺小腹有股熱氣直衝腦門,這聲音太性感了,讓人聽了不覺就聯想到一個躺在床上的美婦正含情脈脈地望著你,修長的大腿劃過你的褲子停在胯下的突起,然後緩緩地揉搓。

想什麼呢!小李馬上晃著腦袋要把這種聯想甩出去,王黎強卻已經進來了,扭頭看小李正在作QQ企鵝登陸的樣子,差點沒憋住笑出來,故意乾咳了下道:「周總,這是銷售方案的初稿,麻煩你看一下。」

周麗雯此時看起來很疲倦地坐在辦公椅上,右手拿著一份文件再看,眼神卻透出一股水汽「哦,放桌子上吧。」

這時小李回過神來了,也拿著文件夾走進來說:「周總,這是網絡防禦系統的方案,請您過目。」

周麗雯見小李進來了,露出一絲微笑「網絡這個東西我不太懂,你先放在桌上吧。」

小李剛放下文件夾,王黎強又開口了:「小李還沒用過公司的減壓健身室吧。」

小李聽了一愣「減壓健身室?」

王黎強說:「因為大家的工作比較繁重,周總特別設立了一個減壓健身室,不過只對正式職工開放。」說完看著周麗雯眼中帶點若有若無的笑意。

周麗雯聽到減壓室三個字,臉上立刻透出了緋紅。她把桌子下麵蜷縮的長腿伸直,兩條裹著黑絲的美腿微微交叉道:「小李這兩天一直在加班,壓力應該不小吧。現在也快下班了,王經理,你先帶小李去減壓室,我隨後過去大家一起放鬆一下。」說完媚眼中流露出一絲的情欲。

王黎強哈哈一笑,攬著小李的肩膀就往外走:「哈哈,好,走吧小李。」

看王黎強和小李已經走了,周麗雯一直藏在桌子下的左手拿了上來,可以依稀看到上面沾滿了不明的液體。原來她剛才正在手淫,左手幾乎都沒入了陰道裡瘋狂地抽插,聽見王黎強二人進來後她驚得馬上把手往外抽,但是吞沒了手腕的陰道竟然因為緊張而變的更加緊實,一時無法把手拿出來,只好拿起一份材料佯裝工作。

而之後看到青春洋溢的小李,周麗雯心中不禁又泛起了情欲,左手一直在陰道裡緩緩地抽動,待到要高潮時再停下來,她可不想在這裡被兩名屬下看到自己在辦公室裡自慰。

「唉,雖然大家都明白,但還是不要在辦公場所被看見的好。」周麗雯笑著看了看濕透了的黑絲褲襪和左手,開始伸出舌頭開始吸允舔舐自己手上的淫液,仿佛在伺候剛日過自己的男人的肉棒一樣。

舔著舔著,周麗雯停了下來露出了淫蕩的笑容自語道:「嘿嘿,等下有真的肉棒伺候,我幹嘛還在這自己玩啊。」說完優雅地站了起來,陰道裡還流著興奮的淫水,把褲襪的襠部沾濕,遠遠一看有點反光的樣子。

周麗雯一摸胯下,知道褲襪已經濕透了正要從包裡拿一條備用的,又想「反正待會還得濕,就穿這條去吧。」

小李跟著王黎強走進一間掛著健身室的房間,這是一間足有三四百平米的大房間,擺放著各類的健身器材至少兩百套,純木地板被擦得通明瓦亮不帶一絲灰塵。有幾個女員工正穿著緊身健美服在跑步機上慢跑,碩大的乳房隨著跑動一上一下顛出一圈圈的乳波,讓人看了不覺血脈膨脹……

小李看到這樣的景象下體馬上有種要「立正」,但是察覺到這是公共場所,只有別扭地站著用腿微微夾住「小小李」。

「怎麼最近那老是這麼衝動,動不動就硬了?」小李暗想道,「而且還都是在公共場合,剛才在周總辦公室差點出醜,現在也是這樣。」

王黎強又領著小李來到更衣室,給他找了一套新的健身服,兩人換過衣服又回到了大健身室,發現周麗雯已經換好了衣服在那裡做著熱身運動。

周麗雯此時穿著一件類似泳衣的紫色連體健身服,緊繃繃的衣服將她的誘人輪廓完美的呈現出來,下身還是那條連褲黑絲襪,修長的美腿正搭在一根檑木上壓著。她的柔韌性很好,兩條腿已經張開到了180°,站成了一個標准的「一字馬」,下身部位的衣服緊緊勒在陰戶上,能明顯地看到下體的形狀。裹著黑色絲襪的小腿現在正貼在她的臉頰,使整個場面顯得更加誘惑。

小李看到這個景象,頓時呆了,腦子裡一片空白,只剩下黑絲美腿和周麗雯那渾圓的乳房和健身服上的那兩點突起。膨脹到巨大的陽具掙脫了雙腿的束縛,慢慢地挺直地立了起來,在褲子上頂起了一個大帳篷。

王黎強拍了下小李的肩膀說:「我先去減減壓,就讓周總帶你熟悉一下吧。」說完走向那個正在跑步機上慢跑的女員工。

「王經理?」小李一下回過神來,卻看見王黎強已經走了。

周麗雯把性感的長腿放下,走著貓步來到小李面前,牽著他的手說:「來,我帶你熟悉一下這裡。」

小李作為一個標准的宅男,幾乎沒有碰過女生的手,此時被自己漂亮的老闆牽著,下體的反應更加劇烈了。

周麗雯看到沒有見怪,反而露出一絲微笑,小手輕輕地在「帳篷」頂一劃,感受了一下那裡的硬度和熱度。

小李被這麼一劃,差點直接射了出來,從馬眼裡流出了幾滴黏黏的液體,在白色的健身褲上顯得十分明顯。

「周總,我……」小李連忙辯解,在自己老闆面前竟然露出了如此醜態,他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周麗雯小巧的手指輕輕地點在小李嘴唇上,沒有讓他說下去,然後俯身靠到小李肩上輕輕地在他耳邊呼著氣說:「還是個處男吧。」

小李此時面紅耳赤,感覺這個世界已經不適合他居住了,有種馬上離開地球的想法。

周麗雯牽著小李的手慢慢地拉到了自己被健身服繃得緊緊的陰戶上,開始用他的手在那裡一圈一圈地劃著,一邊感受這個小男人火熱的手指一邊面露淫態地說:「女人的這裡,你看過沒有?」

說著她慢慢地抬起一隻腿,將那穿著黑絲的修長美腿輕輕搭在了小李的肩上,陰戶的位置完全亮在他面前。原本那只牽著小李的手也松開了,直接伸到他的褲襠裡,從根部握住了那火熱堅實的陽具。

「本錢還不小嘛。」周麗雯的小手緩緩套弄這小李的陽具,感受手中的尺寸和溫度。

小李這時候雖然還沒有搞明白什麼事情,但是男人的本能已經占據了他的大腦,那只本來被引導著觸摸周麗雯陰戶的手開始自主地撫弄她已經陰濕的下體,雖然沒有過經驗,但是作為一個看過的無數A片純宅男,他的手法還是可以的。隔著薄薄的褲襪和健身服摸得周麗雯發出陣陣地浪叫,淫水也流的更多了,透過黑絲襪不斷地順著小李的手臂淌下來。

「啊~ 啊~ 小,小壞蛋,看不出,你還,還挺會玩,啊~ 」周麗雯一條長腿搭在小李肩上,僅靠另一條腿站著,隨著小李不斷地玩弄,她竟然感到一陣腿軟,有點站不住了,整個身子漸漸酥軟。

玩上手的小李越來越興奮,已經扒開了周麗雯連體健身服的襠部束縛,她那藏在薄薄絲襪裡的騷逼若隱若現。小李食指猛地朝著那留著水的小洞插了進去,絲襪竟然沒有被這一下插破,而是裹著小李的指頭進入了周麗雯的陰道裡。

「啊!」周麗雯感受到陰道裡的手指和絲襪,那種刮蹭陰道壁質感使她差一點撐不住高潮,興奮地一口咬在小李肩上才忍住沒有當場潮吹。

小李肩上吃疼,手中的動作更加猛烈了,覺得一隻手指不夠過癮,接著把中指也插進了周麗雯的陰道,更加用力地摳弄。

周麗雯心道「不行,要是被你玩的先高潮,會被那些人笑死的。」於是一直套弄小李陽具的小手開始漸漸用力,原本鉤住小李脖子用來保持平衡的另一隻手也伸了進去,摸到了他的陰囊。

「不要怪姐姐啊,你這樣弄得,啊,姐姐快忍不住了……」周麗雯感受著下體的快感,一隻手快速套弄著小李的陽具,另一隻一邊慢慢按摩著他的兩個睪丸,一邊向他的肛門伸出了細長中指開始摳弄。

小李只感覺菊花一涼,從尾椎骨傳來一陣快感,四肢百骸立刻舒爽無比,整個身子就像沒有骨頭了一樣酥軟。

周麗雯感受到手中的陽具一陣顫抖,知道小李要射精了,馬上用手蓋住他的龜頭,另一隻手在下麵捧著,就像接聖水一樣生怕漏了半滴。

「呃!」小李陽具一抖,一股濃精噴出,壓抑許久的他在這一刻終於爆發。

周麗雯滿意地感受著手中火熱的粘稠液體,小李的精液很多,漫過了她的小手順著手腕流了下來。

「量很大嘛。」周麗雯緩緩抽出手,看著兩手滿滿的精液,伸出舌頭像小狗喝水一樣舔舐了一下,立刻被腥臭的氣味熏得皺了皺眉,然後露出了笑容道:「味道很濃,不過我喜歡」

三、老錄像

射精後的小李腦子開始清醒,感覺就像剛剛跑完了三千米一樣累,想立即躺下休息。低頭正好看見跪在自己面前舔舐精液的周麗雯,他立刻打了一個激靈,想起剛才自己幹了什麼。心中不由得驚慌起來,自己這樣冒犯老闆,會不會被抄啊。

周麗雯將手中的精液全都吞進了肚子裡,伸手抓住了小李那還未萎縮的陽具,又開始舔弄,把上面殘餘的精液也清理幹淨了。

驚慌的小李已經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他不知道此情此景之下應該做些什麼、說些什麼,腦中空洞洞的。

周麗雯戀戀不舍地把眼前的陽具放回了健身褲內,套頭看見了大腦當機的小李,莞爾一笑道:「你是不是有很多疑問?」

小李不知該怎麼說,只是點了點頭,他已經被疑惑給掩埋了。

周麗雯站起身來,嫵媚的雙眼看著小李,一隻手撫摸著自己的私處。因為剛才小李的玩弄,那裡已經流出了很多的粘液。她抬起手來,看著手指間淫液粘連的樣子,玩味地對小李說:「這些可都是你做的好事。」

小李心頭大駭,差地直接跪下來求饒:「周姐,不,不,周總,這、這、這,是個誤會……」

周麗雯看著小李驚慌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呵呵,逗你玩的。」

小李這才緩過神來,開始努力地思考現在的情況「一開始是王經理提出減壓室,過來後他卻不見了人,留下周總和我在一起,然後就莫名其妙地發生了這個事情。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和王經理有很大的關系,那麼周總是什麼狀態,難道……」

他剛想到這裡,周麗雯開口了:「你現在是不是有很多問題。」

小李木然地點了點頭,面對這麼一個性感的尤物,而且是自己的老闆,再加上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已經不知道應該拿什麼表情來應對了。

周麗雯看著小李那呆呆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芊芊玉手輕輕地搭在了他的肩上說:「來,我和你解釋一下。」說著手輕輕一勾小李的肩,腳步輕邁走向了更衣室旁邊的小屋。

打開小屋的門,可以看見裡面像是一個培訓用的小教室,有演講桌和投影儀,還有三排沙發長椅應該是受培訓員工坐的地方,地上鋪著光亮的木制地板,四面牆壁潔白無比,裝修的很是簡潔。

小李疑惑地走進了小屋,他觀察了一下,這間屋子四面都沒有視窗,關上門之後,就像一個密封的盒子一樣,但是絲毫沒有感受到氣悶,應該是不知在哪裡安裝了通風口。

周麗雯讓小李坐在了第一排的椅子上,自己來到演講桌前,抽出桌子裡電腦的鍵盤,不知往裡面輸入了什麼命令,屋子裡突然暗了下來,同時投影儀發出了嗡嗡的運作聲音,將光幕投射到雪白的牆壁上。

光幕先自動校準,圖像從模糊變得清晰,然後出現了一道道的雪花紋,好像是一部很久之前的錄像。漸漸地圖像開始變得稍微清晰了,一張秀美的少女臉龐顯露出來。

「嗨!調整好了嗎?」少女調皮地對著鏡頭喊道,聲音清脆而美妙。

小李看著投影中美麗的少女,感覺似乎在哪裡見到過她,但是仔細回想又想不起來。

這時錄像中傳來了一個渾厚男聲:「好了。」

少女聽到已經調整好了似乎很高興,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雖然是很久之前的錄像,但是那種模糊的感覺更給她添加了朦朧的美感,讓人心生綺念。

「好的!」錄像中的少女說著退後兩步,她的上半身在螢幕上顯露了出來,小李這才注意到,原來錄像中美麗的少女竟然沒有穿衣服,她那纖細的身材和與年齡不符的豐滿乳房毫無遮攔地暴露在了螢幕前。

「大家好!」少女絲毫沒有感覺到裸著上身是什麼害羞的事情,反而大大方方地開始做自我介紹,她的下一句話直接鎮住了小李。

「我叫周麗雯。」

她她她是周總!小李此時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但是接下去的錄像卻讓小李完全忘記了震驚。

少女剛說完這句話,「啪」的一聲就看見一隻大手用力拍了她豐滿的乳房一巴掌,白嫩的乳房上馬上顯現出一個紅紅的巴掌印。

「小婊子!讓你怎麼說來著!」一個粗暴的聲音接著從裡面傳來。

少女撅了撅嘴,很不情願的樣子,低著頭輕輕地撫摸自己被打的乳房,沒有理睬那個聲音的主人。她輕巧白皙的小手在與纖細身材不符的巨乳上緩緩輕柔,像是想把那紅紅的手印擦掉。

小李看到這一幕,剛射精不久的陽具再次硬了起來,把健身褲頂起一個大大的三角帳篷。

錄像中突然出現了一隻大手,就是原先打了少女乳房一巴掌的那只手,這次它沒有再扇少女的乳房,而是拍開少女的小手,朝著她那柔軟的巨乳直接用力地抓了上去。黝黑而粗質的大手與少女那白皙粉嫩的乳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柔軟的乳房在大手用力的抓捏之下如同一團面不斷地變化著形狀。細嫩的乳肉從黑手的指縫間擠出,看的小李更加亢奮。

「啊!不要!疼!」少女用力地反抗著,但是她那纖細的手臂又怎能敵得過大手的主人,隨著大手的用力揉搓,少女的聲音也從掙紮的尖叫變成了小聲的呻吟和喘息,皮膚慢慢地有些潮紅,眼中依稀能看到一絲水汽。

錄像中大手的主人察覺到少女有些變化,卻沒有放開抓著乳房的手,另一隻手一掰少女的下巴,讓少女的臉朝向自己。

「哈哈,小婊子,這就發情了!」那人興奮地說著,另一隻手放開的少女的臉,卻抓向了她另一個乳房,和之前那個一樣地開始用力揉捏。

「說!我抓著你的什麼!」

「乳……乳房」少女略帶喘息的聲音傳來,朝著鏡頭的臉上已經是一片潮紅色,看起來很是誘人。

「再說!」打手的主人似乎很不滿意,兩手又加重了力道,同時抓著少女的乳房開始向兩邊撕扯。

「啊!」少女痛叫一聲,眼中的水汽愈加明顯「奶,奶子……不要!會被撕壞的,啊!」

「你叫什麼!」

「周……啊!」少女剛說出一個字,就感覺乳房被朝兩邊撕扯的厲害,馬上改口道:「騷……騷貨,我是小婊子,小婊子周麗雯」

「這才聽話嘛。」錄像中的大手放開了少女的乳房,能明顯地看到兩個原本完美無瑕的乳球上此時布滿了手印和紅腫的痕跡。

少女的小手突然搭上了那兩只黝黑的大手,略帶喘息的聲音顫抖著說:「別,別松開,用力抓我,抓爛我的奶子。」

「你個小騷貨,還上癮了!」那人真麼說著,兩只黝黑的大手再次抓住了少女乳房,與之前抓法不同,這次他從少女的乳根開始抓,如同給奶牛擠奶一般用力向前擼著,到了手可以握住的地方再使勁扭緊,讓少女的乳頭暴露在外面。捏緊之後,大手仿佛玩街機的搖把一般,抓著少女的乳房搖動著。

「啊!疼!」少女尖叫一聲,卻沒有阻止,自己的雙手反而捏住了露在大手外的兩個乳頭上。

「我……我叫周麗雯,今年十五歲,是個小騷貨,小婊子。這,這是我的奶子頭。」說著她的手指慢慢地掐著自己的乳頭,開始用指甲捏住乳頭試著向外拽。

「啊!我的奶子頭,很騷,很賤。」少女不斷地用力,手指尖上似乎已經有了絲絲的血跡。

「啊~ 不行了!」少女呻吟著說「錘子哥,玩我的逼,我的騷逼好癢……」

「嘿嘿,老大說了,這幾天誰也不能插你。小騷貨你就癢死吧。」抓著少女乳房的錘子說。

「我要!我要!用什麼都行,用手,用腳,快點捅進來!啊!」少女邊緊緊捏著自己的乳頭邊叫喊著,她的情欲已經可以透過聲音傳出去了,甚至連螢幕前的小李都想衝上去狠狠地幹這個騷貨。

錘子聽了這聲音,也有點受不了,但是老大的命令也不敢違抗,待到少女說出「用腳」這兩個字的時候,他靈機一動說:「嘿嘿,這可是你說的,我現在就腳閑著,正好給你止止癢。」

少女一聽,立刻興奮地叫道:「給我!給我!用腳狠狠地踢我的騷逼。」

錘子拽著少女的乳房向後退了幾步,正好讓攝影機可以錄到少女的陰部位置,透過稍有模糊的錄像,小李依稀看到少女的陰部的黑森林已經有些濕潤,淫水順著大腿流出了一道道閃著光的線。

「噗嗤!」像是什麼東西打進了水裡,小李睜大眼睛看著錄像,他沒想到錘子竟然真的用腳開始踢少女的陰戶。那漆黑的大皮鞋一下踢上,可以明顯的看到有一股淫水飛濺出去。

「啊!」少女感受到陰部傳來的痛感和快感興奮地叫了出來:「用力!」

「小婊子!還嫌哥力度小了?」錘子沒想到少女這麼騷,右腳高高向後抬起,准備來一下狠的。

又是「噗嗤!」一聲,錘子的黑皮鞋再次准確地踢到了少女的陰戶,這次激起的淫水比上次更多。

「啊!」少女的陰道因為興奮已經打開了,感受到錘子皮鞋上的褶皺和鞋帶的摩擦,她不禁踮起了腳尖,大腿繃得緊緊地,正要再來一波高潮,突然錘子又是一腳踢了過來。

「啊……」少女沒有想到,錘子這一腳踢得不偏不倚,尖尖的皮鞋頂部准確地踢進了她微開的陰道,因為錘子用力不小,半個皮鞋直接插進了她窄窄的陰道,瞬間把陰道口擴開,沾著泥土的鞋底摩擦著她稚嫩的陰道,她甚至明顯地感覺到自己陰道裡褶皺被踢進的沙子。敏感的陰道遭到這麼一下,少女瞬間達到了高潮,潮噴的淫水如同高壓水槍般不斷地從鞋子和陰道的縫隙間噴湧而出。

少女此時面色慘白,兩只眼睛因為高潮而犯了過去,舌頭也從無法閉緊的小口中滑出,一副吸毒過度的樣子。她腳尖著地兩條大腿緊繃著,胯下噴射的淫水足足噴了數分鐘才停止。

剛剛停止潮噴,少女整個身子就癱軟了下來,完全靠在了身後的錘子身上。

錘子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慌忙中不知道如何是好,想要出去叫人,卻發現自己還有一隻腳插在少女陰道裡,只有立刻抽出了。誰知剛一抽出腳,少女又是一陣呻吟,卻是醒了過來。

「錘子哥,剛才好爽啊,以後也這麼玩我好嗎?」渾身無力的少女癱在錘子的懷中,俏皮地說著。

「行是行,不過咱先把老大交代的事辦完吧。」心有餘悸的錘子此時也沒了原來的囂張,心中只想快點完事好回去喝點酒壓壓驚。

「好的,不過你得先把人家的奶子放開才行呢。」少女舔了一下嘴唇道。這時錘子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緊緊抓著少女的乳房,甚至少女潮吹暈倒時不僅沒有松開,反而因為緊張握的更緊了,此時少女的乳房被他的大手勒得有些發紫,完全沒有原先的白皙柔軟。

錘子慌忙松開雙手,扶住差點摔倒的少女。少女雙手一邊輕輕揉著已經變形變色的乳房,一邊對著鏡頭說:「我是個騷貨,看到這個錄像的人都可以來上我、打我、虐待我,我要做全世界最騷的女人……」

錄像到這裡,螢幕突然一陣雪花,沒有了影像。小李卻是已經看得氣喘吁吁,他感覺自己的陽具已經膨脹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錄像中少女前後給他帶來的反差太大了,這種感覺是個男人看到都會無法自製。

「已經這麼大了呢。」一個充滿誘惑的聲音傳到小李的耳中,小李定睛一看,周麗雯此時正趴在自己的胯間,輕輕地撫摸著他挺拔的陽具,原本的運動褲此時已經不知在哪裡了。

「那麼,你想不想上我呢?」周麗雯性感的聲音再次響起,她伸出那細長的舌頭,輕輕地在小李的陽具上一點,觸碰著他敏感的馬眼,似乎有一絲渾濁的液體從那裡滲了出來。

聽著這麼誘惑的話,加上性器官上的撫摸舔舐,小李此時再也無法忍耐了,雙手粗暴地抓住周麗雯的頭,用力向著自己的胯間按了下去。

周麗雯似乎早就知道他會這麼做,沒有做絲毫的反抗,反而主動張開性感的嘴唇包容住小李的大陽具。「咕咚」一聲,她就將小李那膨脹至極點的陽具完全吞入了口中,然後隨著小李雙手的節奏,如同一個自慰器一般上下舔舐吸允著他的陽具。

「還真是個小孩子,這樣就忍不住了。」周麗雯心裡想著,一隻手伸到下面托起小李的軟囊,輕輕地揉搓著他的睪丸,另一隻手滑到了自己的下身,開始蹂躪那再次泛濫成災的陰部。

小李眼睛微閉,回想著剛才錄像中的一幕幕場景,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快,錄像中少女的形象與眼前的周總漸漸重合,在不斷擼動了十幾分鐘後,突然他感覺龜頭一麻一股射精的衝動頂上腦門,興奮的小李緊緊地按住了周麗雯的頭,感受著她喉嚨處那細窄的觸感。

「唔……」周麗雯剛被按下頭,就猜到小李可能忍不住了,似乎玩弄過她的男人都習慣最後射精的時候做「深喉」這個的高難度的技巧,也多虧她「訓練有素」,對這個掌握的已經是爐火純青。但是小李那帶有男性味道的陰毛還是刺激到了她的鼻腔,有種癢癢的感覺。

一股,又一股,再一股……小李享受著射精的快感,卻沒有考慮到胯下的周麗雯是否能夠呼吸,他緊緊地按住周麗雯的頭,放否那真的是一個自慰器一樣。

周麗雯的鼻子已經被陰毛刺激的有些無法忍受了,她感受到小李陽具那有力的噴射和喉部濃厚的精液觸感,開始掙紮著要呼吸一口新鮮空氣,但是小李有力的手臂卻阻止她這麼做。

「你個小壞蛋!真把我當充氣娃娃了!好,你不是喜歡做麼,今天老娘非把你榨幹不可。」周麗雯忍受著鼻子的瘙癢和喉部窒息的感覺,心中壞壞地想道。

射了許久,小李終於放開了周麗雯的頭,自己無力地躺倒在沙發上,渾身酥麻。

周麗雯一恢復自由就猛地抬起了頭,整個身子仰倒在地不斷地咳嗽著,喉嚨處的精液湧出了呼吸道,從她的嘴和鼻子裡噴出,沾得滿臉都是白色偏黃的濃濃粘稠液體。

她那曼妙的身材因為窒息帶來的高潮快感在原地不斷地扭動著,沾滿淫水的黑色絲襪看起來另有一番誘人的風味。


※ 轉載本文並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繫我們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