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美容

我和迎霞是護校時的密友,同一個宿舍最要好的姐妹。她家很有背景,護校畢業後直接進了開發區,幾年後就成為招商部經理,工作體面不說,錢也自然是大把大把地賺。

和迎霞相比,我可沒那麼好的運氣。畢業後勉強在一家小醫院當了護士,每天幹著打針、拿藥等重複而又單調的活、工資少得可憐。

由於工作性質相差太大,畢業後我和迎霞見面的機會很少,偶爾通通電話。

今年十一,迎霞打電話邀我到她那裡玩,說是姐妹好幾年沒見了,再一起好好玩一玩。本來不想去的。人家現在風光無限,去了只能使自己沒面子。可是迎霞再三真心邀請,看來她還沒忘記我這個當年的好姐妹,我也不好再推脫了。

自己對於迎霞的春風得意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見到她時還是嚇了我一跳。一身的名牌自然不必說,這丫頭怎麼會越長越年輕呢?她雖然和我同歲,已經27了,可是怎麼看上去比20歲剛畢業時還年輕呢?難道這丫頭吃了長生不老藥?

在一陣擁抱、打鬧之後,我們開始火熱地聊了起來。

「你這丫頭,怎麼越活越年輕啦?不知道的還以為你18、19呢。哪像我呀,都像30歲的了。」我忍不住用忌妒的口吻說。

「別瞎說,哪有啊。」迎霞笑迷迷回答。

「別裝了,快說,有什麼絕招吧?」

「沒有啊。對了,阿娟,你美容嗎?」迎霞沒正面回答反而問我。

「我哪有錢美容啊。噢,你不會是因為美容才這麼顯年輕的吧?」

迎霞笑而不答。

「不會吧?美容能有這麼好的效果?」我真的有點不相信。

「一會兒吃完飯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美容吧。現在哪有女人不美容的。」迎霞有點神秘地說。

「好,有人請客,當然願意啦。」

吃完晚飯,迎霞開車把我帶到這座繁華的大城市靠近郊區的地帶,那附近好象有幾所大學。地點雖然不是很繁華,可是有一家叫麗人會館的美容院卻非常氣派。院子裡停了很多的高級轎車。

迎霞告訴我:來這裡做美容的大多都是成功女士。因為這裡的美容效果出奇的好,而且男服務生幾乎全是20歲左右的在校大學生,個個陽光帥氣。來這裡即使不美容,轉一轉也是美的享受。

聽迎霞這樣說,我用拳頭在她背上輕輕了捶一下,「你這丫頭,就知道不想好事。」

我們說笑著往裡走,那大門口的「男士止步」的大牌子很醒目。

進了門,一位漂亮的小姐迎上來,微笑著向迎霞打招呼:「迎霞小姐,您來了。先到這邊休息一下吧。」看樣子迎霞是經常光顧這裡了,服務小姐對她都這麼熟悉。

我們隨服務小姐來到一個小包間,坐下。「您二位今天是標準膜啊還是原生態?」小姐給我們邊沏茶邊問。

什麼「原生態」,什麼「標準膜」?我都聽糊塗了。因為怕那小姐笑話自己沒見識,我也不好意思問。

「嗯,當然原生態啦。要挑兩個帥的啊。」迎霞很在行地說。

什麼?還要挑兩個帥的,什麼意思呢?我更迷惑了。

「您就放心吧,一會我把美容品的照片拿來,你們自己挑好了。您先用茶,請稍等。」小姐說著就退了出去。

看服務小姐出去了,我急忙問:「喂,迎霞,什麼原生態,什麼標準膜?怎麼還要挑帥的,我都聽糊塗了。」

迎霞用一隻手捂住小嘴,壞壞地笑了半天才說:「就是兩種美容的方式啊。標准膜就是精液面膜啦。把男生剛射出的精液與蜂蜜、精油、珍珠粉、特製的調合吸收劑等調製在一起,製成面膜,由美容師把它敷在你的臉上,二十分鐘後就OK啦」

「啊!」聽了迎霞的介紹真的嚇了我一跳,原來是用男孩子的精液美容啊。以前只是聽說精液能美容,還以為是男人們用來騙人玩的,沒想到還真有其事啊。想到這,我的表情已經有些不自然了。

「原生態嘛,」迎霞不管我的反映,繼續介紹著:「就是先由美容師把調製好的調合吸收劑塗在你的臉上,然後讓男孩子把精液直接射到上面,再塗抹均勻,比標準模的效果更好。」

什麼?還讓男孩子直接射到臉上?天呢!怎麼會這樣。我的臉一下子就羞紅了,身體裡也有一種說不清的衝動。我故意地對迎霞說:「喂,你個死丫頭。羞、羞死人了。我不幹了,美容不做了。」

「唉,看你嚇的。還是學醫的呢,有什麼不好意思啊。你可別跟我裝淑女啦。」

我們正說著呢,服務小姐進來了。她拿來一本有十幾個男孩子照片的相冊。照片上的男孩看上去都在20來歲的樣子。上面還有他們的一些簡要介紹,什麼身高啦、體重啦、年齡啦、哪個大學的啦,還有是否處男啦、陰莖勃起長度啦、平均一次射精量啦什麼的。看得我心崩崩跳著,說不清是羞澀還是興奮。

「別鬧了,快挑選美容品吧。」迎霞向我擠擠眼壞笑著說。

「你自己選吧。我不選。」我沒好氣地對她說。

「好,我選,我選。」迎霞說著,開始翻看那相冊。「嗯,這個088號。」迎霞點了一個身體健壯又十分英俊的男孩。

「還有這個116號。你不選我可替你選啦。這個看上去很帥很乖的,正適合你。」迎霞一邊指著一個看上去有點靦腆的帥氣的男孩子的照片一邊沖我壞笑著說。

「我說了我不要了,你自己要吧。」我心裡有一種渴望,可嘴上卻這麼對迎霞說。

「您點了088號和116號美容品。請兩位稍等,您點的美容品要做一些準備工作。準備好後,美容師會來叫您。請問要不要包裝?」服務小姐甜甜地說。

「要包裝啊。」迎霞也不問我就自己做主了。服務小姐答應一聲就退出去了。

看服務小姐出去了,我假裝生氣地掄起拳頭砸向迎霞:「你這死丫頭,我都說了我不做了,你怎麼還要逼著人家做?」

迎霞一邊躲閃一邊說:「選都選了,不能再退了。你就別裝了,真的不想?才不信呢。」

在一陣相互打逗之後。我不放心地問:「精液真的能美容啊?」

「當然啦。精液裡有很多蛋白質,還有礦物質、維他命、酵素等,對於肌膚很好,敷用之後肌膚會非常光滑鮮嫩。精液越新鮮,效果就越好,所以最好用原生態,讓男生直接噴射到臉上。」

「噢,可是那男孩子要是有疾病、不乾淨怎麼辦?」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這個就放心啦。那些美容用品都是從各個大學裡招聘來的年輕健康的男生,多數還是處男呢。被錄用之前,還要給他們做全身體檢,血液、尿液、精液都要化驗。有病的呀,性器官發育不正常的呀,精液不正常的呀,都被淘汰了。只有正常健康的男孩子精液才可用來美容的,以保證客人皮膚的安全。」

「還真正規呀。怎麼還有包裝和不包裝呢?」我還是有些好奇地問。

「這簡單啦。客人挑選了美容用品後,被選中的男生要被帶去洗全身熱水浴。一是去除身體上的異味,免得客人在美容時不爽;二是經熱水洗浴後他們的身體很放鬆,在噴射的時候更有力量。洗浴後全身赤裸著到美容室供客人享用的,叫不包裝。洗浴後穿上美容院提供的服裝(一般是惕血杉、牛仔褲)進入美容室,由客人親手脫去他的包裝再享受用的,就叫包裝。要不要包裝憑個人喜好。我喜歡當面脫掉男孩子的褲子,很刺激,充分體現了原生態啊。」

哇!講究真多呀。我們正談論著呢,一位20多歲的女美容師敲門進來了。「兩位小姐,美容品準備得差不多了。我帶二位去美容室吧。」

在美容師的引領下,我和迎霞進入一間雙人美容室。按美容師的要求,我們分別躺上美容椅。隨著清潔、按摩、塗抹特製調合吸收劑等整套程式的完成,美容師說了聲請稍侯便退出去了。

不一會兒,兩位元服務小姐推著兩張下面有軲轆的特製的躺椅進來了。那躺椅是按照人體四肢伸展開的「大」字形狀設計的。哇!躺在躺椅上的兩個四肢伸開著的年輕小夥子也同時被推了進來。他們都穿著性感的牛仔褲和惕血杉,身材一級棒,那戴著黑色眼罩的俊朗的臉更顯得帥氣逼人。為什麼要戴著眼罩呢?我有點疑惑。

「您的美容品準備好,請享用。」兩位元服務小姐說著,很有禮貌地出去了。「別客氣啦,我們開始吧。116號是你的。」迎霞說著坐到了88號男孩那叉開的兩腿間。伸手就去解那牛仔褲的腰帶。

我學著她的樣子坐到了另外一個男生的兩腿間。雖然是學醫的,男人的身體並不陌生,但直接面對這樣一個活生生的小夥子,要解開人家的褲子,掏出人家的性器官還真是挺難為情的。當我伸手去解他的腰帶的時候,緊張得雙手有些發抖。

在男孩子胸腹部一上一下的起伏中,我解開了他的腰帶,輕輕拉開了那牛仔褲的拉鎖。

這時,迎霞已經熟練地把她的男孩子的牛仔褲退到了膝蓋處,開始撫摸那直挺挺的男性器官。

我的手心有點出汗了,臉紅紅的,心跳得厲害。在扒開男孩子的牛仔褲的一刹那,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男孩子那充滿青春活力的小肉棒一下子就跳了出來。在看到它的那一瞬間,我都有點眩暈了。還好,那男孩子挺配合。在扒下他的牛仔褲的時候,他的屁股輕輕抬了一下,以便我順利地把那牛仔褲退下來。

學著迎霞的樣子,我只把男生的牛仔褲退到他的膝蓋處,並沒有完全脫下來。我看了一下眼前的男孩子的性器官,很性感很可愛。那半勃的陰莖微微翹起,細嫩的包皮包裹著整條莖體,白裡透著鮮豔的紅色,只有在頭部開口處,嫩嫩的龜頭羞澀地探出一點點。陰莖根部,淡淡的陰毛下掩蓋著圓鼓鼓、毛茸茸的陰囊。真是可愛極了。

我已忘記了羞澀,忍不住用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輕輕捏住了那龜頭部的包皮。在我的手指觸摸到龜頭的一瞬間,男孩子的身體像是受到刺激明顯地的抖了一下。

連我自己也沒想到,我竟輕聲說了句:「別動!」三個手指輕輕加力將那鮮活的陰莖提起,拇指、食指順著緊貼冠狀溝外的包皮口輕輕向下一撚,那包皮在我靈巧的手指的引導下緩緩向下褪去,那藏在裡面的龜頭慢慢地挺了出來,暴露在我面前。哇!那蘑菇型的龜頭亮晶晶的,散發出新鮮的男孩子的氣息。

我不由自主地開始上下摞動那包皮。那粉紅色的亮晶晶的龜頭便一下挺出來,又一下縮進去,挺出來,又縮進去。那男孩子的整條陰莖也因為過度興奮而勃起到最大程度。它好長啊,好粗啊。這麼年輕的小夥子就有這麼大的傢伙了,真是難得呀。

隨著我的輕輕摞動,那男孩子也興奮得輕輕顫抖著雙褪,很享受的樣子。那陰莖已經漲到了極點,那龜頭中間的尿道口滲出一絲透明的粘液。

正當我玩得興起的時候。只聽迎霞那邊的男孩子「啊!啊!」地叫著。哇!原來他射精了。我不由得回頭看了看。

只見,迎霞很有經驗地一邊把臉湊上去,正對著那陰莖龜頭的瑪眼,一邊用小手很有節奏地摞動並搖動著那正一股股噴射著精液的肉棒,讓男孩的精液全部均勻地射到自己臉上的各個部位。這丫頭真有經驗啊。我回過頭來,也加快了手上的節奏。不一會兒,男孩子的呼吸開始急促,還穿著半截牛仔褲的雙腿開始踢蹬。噢┅┅他要射了吧?我學著迎霞的樣子,低下頭,讓臉正對著那漲的有點發紫的龜頭。

就在這時,男孩子全身一陣痙攣,「啊」地叫了一聲,一股、兩股、三股……噴射出大量的男孩精液。我輕輕搖動著那正在有節奏地噴射著的陰莖體,讓那精液均勻地射上臉上。

「留在包皮和龜頭上的也不要浪費了。」這是迎霞的聲音。原來她已經把臉上的精液塗抹均勻了,正看著我這邊呢。

對,不要浪費啦。我用手又使勁摞了兩下那龜頭,已經不再射了。我把臉又往下低了低,用那龜頭在我臉上擦了擦,好讓那殘留在龜頭和包皮上的精液完全抹到我的臉上。

放下男孩的陰莖,我開始用雙手把臉上的精液均勻地塗抹。這時,迎霞已經塗抹好了。她愛惜地在那個男孩的臉上親了一口。按了一下按鈴,叫服務小姐。

不一會兒,兩位元服務小姐就敲門進來了。在得到允許後,將兩個牛仔褲還脫在膝蓋處,陰部完全暴露的男孩子推了出去。

我和迎霞重新躺到美容椅上休息,等待精液完全浸入皮膚。整個美容室充滿了淡淡的精液的味道。我忽然想起那眼罩,便問迎霞:「那兩個男孩子怎麼戴著眼罩呢?」

「這個你不懂了吧?這是為了保護客人的隱私呀。你也不想讓那些美容品知道你是誰吧?」

哇,想的真周到啊。我忽然又想起了點什麼:「哎,迎霞,那兩個男孩子的褲子還沒穿上呢。」

「管他呢,他們自己會穿的。我們只管脫,不管穿。」

哈哈,我們兩個都笑了。


※ 轉載本文並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繫我們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