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夢新歡

這次來港老同學的聚會中,我可以和嫣嫣久別重逢,實在太興奮了。

高中畢業以後才第一次見面,一別就是十二年,雙方都是已經三十歲左右了。當時在內地就讀高中三年級的時候,我和嫣嫣曾經是一對戀人。然而畢業之後,時隨景遷,嫣嫣讓父母作主嫁給了一位港客的兒子。而我也和另一位同事結婚了。我曾經對太太提起中學時代有一個戀人叫邱嫣嫣,我太太並沒有吃醋,反而好奇地說道﹕喂﹗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呀﹗我倒想見見她哩。留在我記憶中的邱嫣嫣還是個少女,眼前的嫣嫣雖然談吐成熟多了,但模樣兒並沒有很大的變化,還是那副嬌媚的容貌和不肥不瘦的身段。我去打電話時,嫣嫣也藉打電話走過來。「好久不見了,你好嗎﹖」嫣嫣手裡拿著電話,嘴裡卻向我問好,說話時露出潔白的貝齒。「高中畢業之後,我還是一直記掛妳呀﹗」我答非所問地回答她。「我默默地結婚,你生我的氣吧﹗」嫣嫣顯出有夫之婦氣定神閒的樣子,察看著我的神情。「令我很失望,好像生活都沒有意思了﹖」「是嗎﹖」嫣嫣高興地笑出來了。

然後我們一起到一個靜一點的位置坐下來,互相談起各自別後十二年的經歷,嫣嫣說她有了兩個男孩,一個讀小學三年級,一個讀小學一年級。我難以置信地望著嫣嫣。嫣嫣已經有過兩次生育,仍然保養得這麼好。你呢﹖」嫣嫣望著我問道。「我有了三個孩子﹗」「哦﹗原來你也當了爸爸了呀﹗」嫣嫣也以驚奇的眼光望著我。「現在約妳出來吃飯行嗎﹖」我問道。「白天才可以,晚上我要帶小孩子。」「那我祇好請假了﹗」我說道。「光為了一餐飯就請假嗎﹖」嫣嫣用神秘的目光望著我問道。「過去我們曾經在課堂的椅子下偷偷地接觸過,難道再也不能更進一步嗎﹖」「你是說偷情這回事嗎﹖」嫣嫣有一點臉紅地問。「妳有沒有意思呢﹖我現在還是很想和妳抱一抱呀﹗」「我都想呀﹗但是我丈夫醋勁很大,又很魯莽。萬一讓他發現了,有可能打死你的呀﹗」嫣嫣低聲說道。「祇要能和妳好一次,死了也甘心呀﹗」我笑道。「別亂說了,你真的那麼想我嗎﹖」「是真的﹗我恨不得現在就抱住妳玩一場。」「太讓你失望了,我都三十歲了﹗」嫣嫣笑道。「並不失望呀﹗我也是三十歲啦﹗」「我雖然不敢偷情,但是也不是沒有辦法的。」嫣嫣低頭悄悄地說。「有什麼好辦法呢﹖」我興奮地追問。「夫婦交換呀﹗」

「夫婦交換﹖﹗」「是的,我丈夫雖然很吃醋,但是他對西方的換妻遊戲很興趣。最近他還對我提起過加入本港的換妻俱樂部,不過我怕那裡太復雜。」「妳很了解妳丈夫嗎﹖」我問道。「我不敢說完全了解,但是我相信這件事祇要我答應就行。所以祇要夫婦交換,你就可以抱住我,你要把我怎麼樣都可以的﹗我丈夫就抱你太太,這樣行不行呢﹖」嫣嫣說時,以一種奇妙的,認真的表情望著我。

我剛才曾經說過﹕抱一抱嫣嫣,死都不怕。雖然覺得自己的妻子要讓嫣嫣的丈夫去玩,有一點不是味道,但總不能不答應吧﹗於是我說道﹕「祇要我妻子肯,讓妳丈夫抱一抱也是不要緊的。因為我很想要妳呀﹗」「這就好了,其實我十二年來一直忘不了我倆當初那一段抵足傳情的日子,一想起那時的情景,我心裡就癢起來,恨不得即時讓你抱住任玩呀﹗」我望著嫣嫣含情脈脈的秋波,心裡也湧起一陣少有的衝動。不過這裡畢竟不是適當的場合。我將卡片交給嫣嫣之後,為了應付這個場面,就分別和其他同學敘舊了。

回來之後,我對太太一說,她就笑了起來。我卻覺得有點失望,本來我認為她聽了應該憤怒拒絕的。「原來你對嫣嫣還是那麼難忘的呀﹗」我太太邊笑邊說。我忙說﹕「祇不過是試一次,了卻當年的舊願而已。」「行呀﹗不過,若是換了以後,你覺得嫣嫣比我好,而提出與我離婚,我可不依你喲﹗」我太太說著就依入我懷裡。「不要說這些啦﹗玩她一次我就滿足了﹗」「那好呀﹗但是我還有一個條件。」「妳說出來呀﹗」「我在中學時也有一個同學,他很喜歡我,我也喜歡他。但是我和他一起時,他向我求歡,我害怕而和他斷絕來往。所以現在我也希望和他們交換一下,就是這條件﹗」「妳有這個男人,我還是第一次聽妳說。」「因為平時沒有必要說呀﹗」「現在妳同他還有聯繫嗎﹖還有約會嗎﹖」「他有打電話約我,不過我帶著小孩不能赴約﹗」「妳跟他提過交換的事嗎﹖」「說過了呀﹗是他提出的,他說祇要能玩我一下,他的太太讓你玩都無所謂的。」「他倒也很大膽開放呀﹗」「你也差不多呀﹗」我太太在我懷裡嬌聲說道﹕「為了玩你的邱嫣嫣,就把我去給陌生的男人玩﹗」我吻了吻太太的臉蛋,撫摸著她的乳房說道﹕「好了,我也成全妳們,不過祇此一次,交換之後,如果妳們繼續偷偷摸摸,我可不答應哦﹗」「絕對不會的,如果要玩,還是採取交換的形式呀﹗」「那時我或者會拒絕了。」「我敢說到時你絕對不會拒絕的﹗」「為什麼妳感這樣斷定呢﹖」

「他姓姚,姚太太是一位二十三歲的美女。還沒生過孩子哩﹗比我還小四歲呀﹗這樣一位年輕的住家少婦,你沒有理由不喜歡的呀﹗」「祇有二十三歲嗎﹖」「結婚才兩年,對你來說很划算呀﹗」我暗想﹕在肉體方面,也許那位年輕的少婦要比自己的太太要好得多。「嫣嫣的丈夫多大年紀了﹖」我太太問道。「比嫣嫣大十歲,四十了﹗」「哎喲﹗好像叔伯了,不過或者比你更懂得憐香惜玉,玩起來也許更有趣,可以領教更多東西哩﹗」

三天之後,我接到嫣嫣的電話。「你太太同意了嗎﹖」嫣嫣的聲音很爽朗。「同意啦﹗」「我這邊也行了呀﹗」「幾時開始搞呢﹖」「大後天是星期六,就來我家吧﹗小孩子們九點鐘就睡了。九點半我們就可以開始玩了呀﹗」嫣嫣還把她家附近的目標物祥細地介紹了。「你太太不會正是經期吧﹗」「不會的。」「那就好了,我也會洗得乾乾淨淨等你來抱我。到時你如果找不到地方,就打電話上來。」「好吧﹗星期六晚上九點半,我和太太到你家去。」我放下電話後,褲子裡那根東西,不自覺地舉起來了。

當天晚上,我把這事告訴太太後。心情特別興奮,就和她玩了一場。第二天晚上,我又是纏著她不放。「你現在若不儲存能源的話,到時和嫣嫣搞時就不行了呀﹗」可是太太越是這樣勸說,我越是緊抱著她不放。我想和嫣嫣貼肉擁抱的心情與日俱增,但是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本來獨自擁有的妻子也快赤裸地落入別人的懷抱。這兩天,我就是在這種矛盾的心理下晚晚插入太太的肉體裡,弄完了還是緊緊地摟住她的嬌軀不放。

直到星期五晚上,我太太堅決不讓我插進去了,甚至連睡衣都不讓脫去,才一夜相安無事了。但是我仍然不停地撫摸著她的乳房和陰部。「你讓我睡吧﹗我知道你很疼惜我,但是也不用擔心我一個晚上就會讓人家玩壞了呀﹗」太太柔情地安慰著我。星期六晚,我太太找來她嫂子代為看家,我就帶她到嫣嫣家去了。一路上我心潮翻滾,越想越慌亂。但是沒辦法啦﹗不這樣的話,自己就得不到嫣嫣的肉體,失去另一種樂趣。我這樣地安慰自己,可是心情還是十分沉重。

嫣嫣的丈夫嘉銘頭髮已經花白了,我生硬地和她打著招呼。我太太在嘉銘面前也顯得很拘謹。嫣嫣把我們帶到客廳,分給每人一罐啤酒。嘉銘一邊大口地飲著啤酒,一邊說道﹕「我已經四十歲了,嫣嫣還是狼虎盛年。我覺得要為她想個辦法,就提出夫婦交換的事。嫣嫣一直說不要,後來遇你們,才決定和你們交換了﹗」嘉銘喝了一口啤酒又對我說道﹕「不過她一答應了之後,我又覺得讓她被別的男人抱去玩,心裡很不是滋味,不過我決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今天見到你,又覺得很順眼的,所以我也放心把她交給你啦﹗」「我的心情也是和你一樣的,剛才一路上還是非常矛盾和混亂哩﹗希望你和我一樣疼惜我太太吧﹗」說著我故作大方地把我太太推到嘉銘的懷抱裡。

嘉銘摟著我太太坐到對面的沙發上。嫣嫣把客廳的電燈調暗了,也向我投懷送抱。「你要不要沖涼呢﹖」嫣嫣溫軟的身子依在我懷裡。兩座乳房緊貼著我的胸部。「出來時我和太太一起沖過涼了。」我的下面立刻挺起來,頂在嫣嫣小腹下面。「我倆也是剛剛洗過澡呀﹗」嫣嫣將下腹緊貼我凸起的部位。嘉銘已經隔著衣服在觸摸著我太太的胸部了。嫣嫣就和我嘴對嘴地親吻,倆人的舌頭互相交捲著。「啊喲﹗……」我太太低聲叫出來,原來嘉銘的手已經強行摸進我太太的裙子裡面了。接著我太太的裙子被掀開,嘉銘的手腕穿過桃紅色的底褲,已經摸到她的陰部了。「哇﹗好濕滑了呀﹗」嘉銘笑著說道。「晤﹗不要嘛﹗羞死啦﹗」我太太扭動著細腰,雙手卻勾著嘉銘的脖子沒有抵抗。「妳平時也是這樣多水多汁嗎﹖」「不知道﹗」

聽到我太太和嘉銘的對話,我腿根那條越來越硬了。嫣嫣從我褲腰伸手進去捉住,輕輕地握著套了兩下。「我們進房吧﹗」嫣嫣提議,我點頭同意。嫣嫣拉著我的手離開客廳,走到一間房裡。床上已經鋪好了被褥。嫣嫣把我的上衣掛到衣架上,又把我的外褲也脫去了。然後她背著我脫去了上衣和裙子,祇穿著乳罩和極薄的內褲。「我先上床啦﹗」嫣嫣把我將內褲撐起的肉棍兒又摸了一下,轉身鑽到被窩裡。並解下奶罩放在床頭櫃上,順手將床頭燈擰暗一點。我把剩下的一條內褲脫去,也鑽入被窩裡。嫣嫣熱情地摟住我,我也用手去抓住她的乳房摸捏著。雖然我太太比嫣嫣還要年青三歲,但是這時候我覺得嫣嫣的肉體更具新鮮感。也許這是對未曾熟悉的女人肉體,所產生的一種好奇心在使然吧﹗我摸向嫣嫣的小腹,嫣嫣的內褲還未脫去。於是我掀起被子,替嫣嫣脫去內褲。「終於有機會讓你脫我的褲子啦﹗」嫣嫣含羞答答地捂住自己的臉,挺起腰身,讓我把她的內褲脫掉,嫣嫣身體上最神秘的地方終於披露出來了。

嫣嫣的陰毛比我太太茂密得很,一陣女人的體香,溫柔地向我襲過來。我慢慢分開了她的雙腿,芳草之間出現了一條粉紅色的肉縫,兩片小唇的顏色比我太太的深好多,這顏色也許是記錄了嫣嫣十二年來的性愛歷史吧﹗我輕輕撥開她兩旁閃著滋潤光澤的唇兒,發現她的肉洞兒卻仍然是粉紅鮮嫩。特別是那顆晶瑩的小肉粒,正在微微顫動著。我忍不住用嘴唇去吮吸,還用舌頭去添弄。嫣嫣渾身顫抖著,肉洞裡溢出了好些液汁。「我癢麻得很,停一下再弄好嗎﹖」嫣嫣撫著我的頭說。看來她真的消受不了啦﹗我停止了一切動作仰臥下來,嫣嫣立即挪動身子,把我昂首向天的肉棒子全部銜進她的小嘴裡。這一意外的行動,使我又吃驚又感激。嫣嫣用手指捏著肉棒的根部,一會兒上上下下地舐著,一會兒又含入嘴裡吞吞吐吐,那種濕滑和溫軟的感覺令我實在陶若欲醉,我感覺就要射出來了。便搔弄著嫣嫣濕潤的肉洞口的小唇兒,說道﹕「嫣嫣,妳弄得我好興奮哦﹗讓我進入妳這迷人的小肉洞吧﹗」

嫣嫣立即吐出我的肉棒,仰臥著分開大腿。我騎了上去,嫣嫣用手指將肉棒帶到洞口,我的身子一沉,終於第一次和我多年來心所記掛的女人真正地交睽了。

嫣嫣溫柔地抱住我,我忽然感覺到這種的擁抱,我太太要肉緊得多。而且我太太愛液的分泌也要比嫣嫣多一些。我突然聯想起太太這時大概也正在被嘉銘壓在身體下面姦淫吧﹗嘉銘會不會魯莽地弄痛她呢﹖我太太的感覺又如何呢﹖一個又一個的疑問,令我充滿了妒嫉,又將這妒嫉完全發泄在嫣嫣的肉體上,動作顯得格外劇烈。「你好利害呀﹗我讓你玩死啦﹗」嫣嫣可是肉緊地摟住我的手臂,毛茸茸的陰部也極力向我的肉棒迎湊。「啊……射進來吧﹗啊喲﹗我又酥麻啦﹗」嫣嫣放浪地呻叫著,下體開始有節奏地收縮著。我放鬆了自己的忍耐力,趁勢在嫣嫣的肉體內噴射了。嫣嫣全身微微震慄著,接受了我在她肉洞裡第一次射入的精液。我把肉棒從嫣嫣濕淋淋的毛洞裡抽出來。從枕邊抽出紙巾墊在嫣嫣的下身,嫣嫣的肉體還在不停地抽搐著。「哦﹗對不起啦﹗」嘉銘突然推開門坐進來了。他祇穿著一條內褲,而嫣嫣這時仍然仰面朝天,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祇有兩腿間還塞住紙巾。「再三吩咐過你了,還是讓人插進去啦﹗」嘉銘雖然笑著說,卻用妒嫉的目光,注視著嫣嫣濕淋淋的下體。「沒有插進去呀﹗你出去嘛﹗」「撒謊可不行的,我檢查一下就知道了,一定是讓他射在裡面了,才這樣濕滑。」「他要玩,我能不讓他插進去嗎﹖你剛才不是也插進他太太那裡嗎﹖」「不行,我一定要教訓你﹗」嘉銘邊說,邊脫去內褲,扒開了嫣嫣的雙腿,除去塞住她肉縫的紙巾,就把自己的肉棒塞進去了。而且一面動作,一面對我笑道﹕「對不起啦﹗我聽見她的叫聲,實在太興奮了﹗一定要幹她一場才行呀﹗」我也笑道﹕「嫣嫣很聽你的話,是我強行插進去的,你千萬不要怪她呀﹗我太太在那裡呢﹖我也想去看看她。」

「在對面房間裡,客廳另一個房門就是了。」嘉銘頭也沒回,專心地壓住嫣嫣肉體上,在我剛剛注入漿液的肉洞裡進進出出,弄出了「卜滋」「卜滋」的聲響。我記掛著自己的太太,沒有繼續看下去。穿上一條底褲,就到我太太所在的房間去了。柔弱的燈光下,我看見太太好像很疲倦的樣子,身上祇穿著內褲和歪歪斜斜地戴著乳罩。我脫去內褲,赤條條地躺到她身邊,我太太也戰戰兢兢地向我靠攏。我把她的內褲脫掉,她也趕緊把奶罩除下來了。「妳同他做過了嗎﹖」「你呢﹖」我太太不敢正面回答。「好好地做過了一場啦﹗」「射進去了嗎﹖」太太擔心地握住那根東西問。「當然射進去啦﹗」「嘉銘可沒有射出來呀﹗」太太伏在我胸前說。「插入了吧﹗為什麼不射出來呢﹖」「插進去了﹗」我太太小聲的說。「不過她好像記掛著他太太,所以射不出來﹗」「是嗎﹖那麼妳這裡豈不是沒有得到他的滋潤了﹖」我笑著說,且用手指挖進她濕滑的部位。「去你的﹗你是喜歡我讓人家玩透才開心哩﹗」太太扭動著身子撒嬌地說。「不是這意思呀﹗我是認為既然交換了,妳也該得到應有的快感嘛﹗」我一邊摸捏著她的奶子,一邊哄著她。「嘉銘稱讚我身體很好。你可是一次也沒有像他那樣讚過我。他有沒有在你面前稱讚過我呢﹖」「還沒有哇﹗」我回答。「那你認為我和嫣嫣比較起來怎麼樣呢﹖」太太反問時好像特別留意我的表情。「胸部,這個地方,都是妳比嫣嫣美呀﹗」我再次在那濕滑的肉洞挖了一下。

「嘉銘最初也想徹底地玩我的,他在客廳就把我渾身上下都摸遍了,你和嫣嫣進房之後,他也把我抱到這裡。他先把我脫得一絲不掛,然後也要我幫他脫得精赤溜光。他把我放在床上像鑒賞古董一樣摸玩我肉體的每一個部位。嘴裡就讚不絕口。」「那妳又是怎樣為他服務呢﹖」我故作大方的問道。「嘉銘讚得我很開心,我就乖乖地讓他玩摸我的乳房,也繼續讓他用手指把我下面翻出來細看。後來他就插進去了。我被素不相熟的男人摸玩和插入,高潮好像特別來得快。才讓他弄一會兒,已經酥麻了。嘉銘稱讚我好多水汁,更加起勁地插我。我真的讓他玩得好興奮,不過我怕你回去會笑我,也擔心影響你和嫣嫣肉搏的情緒。所以我強忍住,不敢叫出來。祇是小聲地在他耳邊哼哼。」

「我在玩嫣嫣的時候,也是記掛妳在讓人家玩的呀﹗不過後來我瘋狂地讓不平衡的情緒在嫣嫣的肉體上發泄了。」「嘉銘就是在那時不行了呀﹗本來我覺得他已經快射出來了,可是他太太欲仙欲死的叫床聲傳過來,他就渾身不自在了,後來索性扔下我到你們門口窺視。一知道你們弄完,他就闖進去了。是不是去罵嫣嫣呢﹖」「他責怪太太讓我插進去,當著我的面,就按住嫣嫣幹下去啦﹗」「哇﹗真可怕﹗其實他有什麼理由阻止太太讓你插進去呢﹖那時他都已經插入過我的身體了呀﹗」「倆公婆耍花槍嘛﹗看得出嘉銘是很愛嫣嫣的,這也許是一種情趣吧﹗」「你就不同了,你巴不得我讓人家玩死,好另找別人。」太太嬌羞地在我又硬起來的肉棒子輕輕打了一下。我分開她的雙腿,騎了上去。「你不會嫌棄我讓人家插進去過嗎﹖」「不覺得呀﹗妳不還是一樣很可愛嗎﹖」「奇怪﹗」太太把我的肉棒納入他的肉體裡,又挪了挪小腹,讓我更深入一點。並說道﹕「我在讓嘉銘插時,心裡還是想著你呀﹗」「嘉銘沒有射進去,妳有何想法呢﹖很想他射進去嗎﹖」

「我是想嘗試第二個闖進我身體裡的男人,最高峰的一刻是這麼樣的表現。但是嘉銘聽到他太太叫床的聲音之後,我就擔心他不能跑完全程了。」「不過他也算帶給妳從來沒有過的刺激吧﹗」「這點我也不否認,雖然他的硬度,大小,運動的節奏都差過你,但是這一種新奇的環境的確讓我產生莫名的興奮。還有,讓男人玩玩插插,就扔下不管了,這也算是從來沒有過的刺激吧﹗」「話雖這麼說,剛才如果妳大聲地叫,我可能也會跑過來看看呀﹗」「這麼說,你更愛我了。」「是呀﹗」我肯定地說。「啊﹗親一親﹗」太太甜甜地說。一面輕舒著雙腿,挺起腰身搖動著。

我也繼續默默地耕耘,直至我太太發出淫聲浪叫,嘉銘和嫣嫣也聞聲過來看熱鬧,他們已經沖洗過了,卻雙雙赤裸裸的進來。我還是第一次在有觀眾的場合下做愛,顯得很不自在。嘉銘把嫣嫣赤條條的身體推一推,嫣嫣不很情願地過來對我說道﹕「我先生很抱歉剛才的不是,現在他想向你太太陪個禮了﹗」我當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便對太太笑道﹕「怎麼樣呢﹖」「你放心過去吧﹗」我太太望了嘉銘一眼,風趣地對我說﹕「等一會兒如果我被他玩得叫了起來,都不必過來理我呀﹗」

我不禁笑了出來,接著離開太太的身體,隨著嫣嫣走出來時,回頭一望,嘉銘已經站在床沿,高舉著我太太雪白的大腿,擺好姿勢,準備插入我太太的肉體了。嫣嫣拖著我回到剛才的房間,祇見床鋪已經整理過了,我暗暗覺得嫣嫣實在細心。嫣嫣讓我仰臥在床上,然後騎上來,把我的肉棒吞入小腹下的叢林。「我老公像小孩子一樣,剛才他過來弄我幾下,都沒射出來,又心裡思想去玩你太太,我祇好和他去洗一洗,然後再和你商量。真不好意思」「哦﹗不要緊的,我們又可以多玩一次啦﹗」

這時兩個房間的門都沒關著,我的位置剛好看見我太太已經讓嘉銘的肉棒插進去抽弄著。我太太也見到嫣嫣在套弄著我的肉棒。嫣嫣見我注視對面房間,也停下來回頭去看她丈夫玩我太太。一會兒,我太太高聲呻叫起來。嘉銘像受到鼓勵,益發起勁的讓他的肉棒在我太太的肉體裡急促活動著。嘉銘終於抽搐臀部的肌肉,在我太太的肉體裡噴射了。我見到我太太也肉緊地抱住嘉銘。

我太太一如平時待我一樣,拿出紙巾要替嘉銘揩抹。嘉銘接過紙巾,捂住我太太被他插進去的部位,讓他的肉棍兒慢慢退出來。然後親熱地把我太太抱到浴室裡去了。「你放心吧﹗我老公雖然魯莽,但是粗中有細,剛才是一時情急,否則一定會玩得你太太好開心的呀﹗」說著她仍然用原來的姿勢套弄我的下體。「嫣嫣妳累了吧﹗躺下來休息一會兒吧﹗」我揉著她的乳房說。嫣嫣俯下來,雙乳緊貼著我胸部,小腹底下仍然捨不得和我分開。「啊喲﹗癢死了咦﹗不要啦﹗……哎呀﹗你的舌頭……我受不了……﹗」我太太浪笑的聲音從浴室傳出來。看樣子嘉銘在用舌頭戲弄他哩﹗「你太太玩得多開心呀﹗」嫣嫣笑著對我說。「妳也開心嗎﹖」「當然開心啦﹗我盼望了一個星期了,今晚才可以真正讓你插進來。剛才又被我老公騷擾,現在我總算暫時擁有你了,我真的很滿足了﹗」「我們換一個姿勢玩好嗎﹖」我向嫣嫣提議。「好呀﹗你想玩什麼花式呢﹖」嫣嫣高興的問。「我們到客廳去玩好嗎﹖」「好呀﹗我也要讓老公看著我讓你插進去,叫他習慣習慣。」

於是我和嫣嫣光脫脫的走到客廳裡,我要嫣嫣伏在餐桌上,昂起個大白屁股讓我從後面插進去。這時浴室的門打開,嘉銘和我太太一起走出來。嘉銘一眼看到他太太讓我按在餐桌上弄,又緊張地走過來。「老公,是他要我這樣子的呀﹗」嫣嫣趕快叫起來。「我不是不讓妳們這樣玩,妳別叫呀﹗小心吵醒小孩子嘛﹗」嫣嫣回頭望著我笑了笑,我有心在嘉銘面前射入他太太的肉體裡,雙手抓住嫣嫣的一對乳房,狂抽猛插了好幾下,就肉緊地抵在他的白屁股一泄如注了。嫣嫣要他老公幫手拿紙巾過來。嘉銘也真的聽話照做了,不過當我抽出來之後,他就狠狠地在嫣嫣的大白屁股上打了一巴。嫣嫣趕緊拉著我溜進浴室。

我們沖洗之後出來,我太太已經穿著整齊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了。嘉銘也穿上睡衣坐在她身旁談笑。我和嫣嫣入房穿上衣服,也到客廳坐下來。我太太起身坐到我身邊來,嫣嫣則拿出一些吃的東西,大家邊吃邊閑談。嘉銘當著嫣嫣面前稱讚我太太長得漂亮。我也大方地表示有興趣另日可以再交換。

回到家裡,已經兩點多鐘了,我太太要我陪她再沖洗一次才上床。我雖然很累了,但明白她是要在我面前洗去一些被別人玩過的陰影。所以還是順了她的意思。


※ 轉載本文並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繫我們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評論